被这一场肆虐的大风连根撅起

2017-06-03 19:10  本文地址:未知

 
  一棵柳树能活多少年,可能没有人能够说得准,我想百八十年肯定不足为奇,若把柳树比喻成人,十七年的柳树,正值豆蔻年
  
  华吧,它秀颀的身段,婆娑的枝条,婀娜的叶片,洁白的花絮,恰如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。
  
  可是,就是这样一棵柳树,一棵仅仅生长十七年的柳树,却被这一场肆虐的大风连根撅起,直挺挺地横在了我家门前,横在了
  
  路上,也横在了我们一家人的眼里 心里……
  
  这棵柳树与我家现在居住的房子同龄。
  
  2000年春,我家新房竣工,全家人喜气洋洋搬进新居,老房子卖给了从沈阳飞机制造场退休还乡的一对老职工。
  
  看过《芈月传》的人不知是否记得这样一个细节,当芈月随着芈姝从楚国陪嫁去秦国,走到秦楚边界的时候,芈月面朝楚国,
  
  双膝跪地,用绢帕包了一把楚国的泥土,带到了秦国,拳拳之心尽在其中。
  
  故土难离。尽管我们卖掉了老房子,但那种不舍却无以言表。故土是忘了带,经过人家同意,我们从老房子大门前的柳树上砍
  
  了一截锄杠粗细的树栽子栽在了新房子的大门口,也算是把对老房子的旧情移了过来。
  
  在我的家乡流传这样一句话:“前不栽杨后不栽柳”,意寓大家都懂。我们栽下这棵柳树,一是对老房子的一种怀念,一是寄
  
  厚望于我的子孙。
  
  栽树那天,特意由我正在读初中的十三岁的儿子挖了第一锹土,并无迷信之说,就是想让他记得这棵树是他亲手栽种的,将来
  
  也可以讲给他的孩子,孩子的孩子听。
  
  记得有这样一首歌,“自古家门口,不栽无根的柳,怕那祖祖辈辈出门的人,不往家里走,怕他忘了门前的老槐树,怕他忘了
  
  门两边的青石头 ……”,门前的两块青石头纹丝没动,可那棵根深叶茂的柳树却没能躲过这一场风劫。呜呼!
  
  十七年,这棵柳树的根已经扎到了我们一家人的心里。
  
  每年过了二月二,我们就开始看着柳枝一点点变软,变黄,变绿,不知不觉春天就到了,淘气的小孩子常常趁我们不在家,偷
  
  偷地折断青树枝,拧成柳笛,有调没调地胡乱吹着,丢得房前屋后都是树皮,树梢。到了“碧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绦”的时候
  
  ,燕子来了,黄鹂来了,布谷鸟也来了……这棵树便成了鸟的天堂。可是,春天还没有过去,鸟儿尚未来全,她却和那些孩子,和那些
  
  鸟们作别了。
  
  夏天我家门前更是热闹,左邻右舍的,就我家门前有棵大柳树,无论我们是否在家,总有人在树下乘凉,闲聊,乡情,亲情在
  
  树下传承着,延续着。每每我赶上,都七嘴八舌抢着说:“又到你家门口祸祸了”,有眼力见儿的连忙起身拾掇大家丢下的冰棍纸,瓜
  
  果皮核什么的,这时我总是笑呵呵地应着:“不用,不用,我得感谢大伙,给我们看家了呢,是不是?”……没有了这棵大树,那些老
  
  少爷们婶子大妈的还会来吗?尤其前院的那两个小姑娘放学之后常常把皮筋一头栓在树上,一头用人撑着,玩得可欢了。
  
  我有几个城里朋友,去年夏天,来我家小聚,吃农家饭,体味乡下生活,个个都在那棵柳树下拍照了呢,微风轻抚,柳枝翩翩
  
  ,那个柔,那个稠,只能意会,不能言传的。一个个从直垂到地面的碧绿的丝绦中走出,美不堪言,除了摄影师的摄影艺术之外,当然
  
  也是背景使然。
  
  就在前两天,有朋友从距我家百米之外的公交车上,还观望过那棵柳树呢。朋友,若你再来,也许只能够看见那个树桩了,也
  
  许连树桩也看不见了。唉!
  
  想起苏轼的《蝶恋花》词:“枝上柳绵吹又少,天涯何处无芳草”,更是心痛。一年一度,门前柳絮扑面,可今年呢?即便漫
  
  天飞花,天涯何处,又哪一朵与我相关?
  
  有朋友告诉我,扶起来也许能活,但实在是扶不起,无奈,又在倒下的柳树上砍了一截锄杠粗细的树栽子,栽到了原处,此情
  
  绵绵无绝期,期待它重新生根发芽!